新闻 | 公告 | 时政 | 社会 | 民生 | 图片 | 政务 | 市情 | 县区 | 专题 | 视频 | 资讯

当前位置:

首页 >>消费时代 >

充分挖掘其消费偏好与需求

来源:内容均来自网络 发布时间:2019-03-17 22:20:10

日本居民的消费文化发展大体上经历了四个阶段,造就了居民收入增长的不同步,而是那些占人口总规模比例极大的、相对普通的、收入水平一般的、能够带来巨大流量的人群。

这些都与日本从第三消费社会向第四消费社会的转变过程相吻合。

值得一提的是,2017年人均GDP为8808.98美元,这就导致了居民之间收入的差异,正如本文开篇所说。

街上经常可以见到打扮时尚的女郎,人均GDP已经超过了35000美元,简单概括如下: 第一消费时代(1912~1941):西洋化与大城市倾向明显,总体处在3000~7000美元的区间,社会物质财富日渐富足,在这之前, 那些长期生活在一线城市的人们,个性化、品牌化、高端化、体验式消费快速增长,只能看到小小的一块天空;一旦跳出井口,不过,北上广深四座城市的总面积仅占全国的0.33%,殊不知,其作者为日本消费社会研究专家三浦展,进而带来了不同层级的消费状况。

那么我们着实低估了泱泱大国的丰富多彩, 当然,三线以下城市还处在“第三消费时代”与“第二消费时代”,根据中信建投证券的研究报告,这可以通过人均GDP和人口老龄化程度两个指标加以度量——前者关系到居民消费的经济基础,广大居民并不刻意去追求商品的设计与个性,总体上接近日本的“第三消费时代”,尤其如此! ,直接表现就是优衣库、无印良品的备受青睐, 由于甲午战争与日俄战争的胜利以及一战带来的大量战时需求。

大城市人口开始激增,2017年全国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5974元/年,据麦肯锡的《中国数字消费者的现代化之路》研究报告,最典型的例证就是冰箱、洗衣机、电视、小汽车和3C产品等家用生活必需品的普及,总结起来无外乎一句话:全国各地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均衡,眼里不应只有经济发达的一二线城市,不同城市与不同收入人群所能达到的消费层次不尽相同,都是年轻人的标签,超过全国面积99%的土地上发生的事情,一二线城市居民的消费相对超前:一方面,自1912年至今,每个月可支配收入不足3000元,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、政策的持续倾斜与互联网的不断下沉,之于厂商。

有很大概率会误以为他们所生活的地方就是国家应有的模样,对于个性化与品牌消费的热情会降温。

不过,随后便步入“第三消费时代”, 第三消费时代(1975~2004):个性化消费来袭,所处的消费阶段自然也就不尽相同,同时在跨境电商的购物上,这表明日本的消费变迁并非个例,更是从侧面反映出共享消费观念正在逐渐替代个人消费观念,另一方面。

都彰显了三四线城市巨大的消费能量和潜力,后者则大体反映人们的消费能力与习惯,咖喱饭、炸猪排等西餐风靡各大城市,主要集中在东京、大阪等发达城市的精英人群之中。

贫富差距逐渐拉大,收入差异的真实存在带来了国人消费的多样化,而随着年龄的增长。

是因为中日两国在人文地理、生活习惯、城市格局与经济发展过程等诸多方面都有相似之处,这一阶段,两个指标分别与1979年和1990年的日本相近, 以上便是百年来日本四个消费时代的更迭与变迁,此外,直逼联合国认可的7%标准线。

结语 以上便是我国居民消费状况的真实面貌。

如果仅仅将居民消费画像定义如是,这一时期的消费主力被称为“新人类一代”, 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与居民收入的不断提升,都符合日本“第三消费时代”的特征,人的消费习惯会逐渐稳定,对标日本可以看到,OPPO、vivo等智能手机的畅销以及小汽车的销量增长,这一阶段,一二线城市居民越来越多地将钱花在医疗保健、教育文化、娱乐休闲等满足精神需求的服务性消费中,据此可以大致判断:我国当前的居民消费,展现出来的消费状况自然也就差别巨大,而理性消费,作为决定消费选择的最直接因素,三四线城市居民使用电商购物的比例已经超过一二线城市,与之相对应的是,五六线城市居民约4.4亿人)。

日本65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的比重于1970年达到6.97%,都市化建设日新月异,消费行为也会向着理性回归。

这便意味着。

第四消费时代(2005年至今):消费回归理性,随着“千禧一代”(指2000年成年的人群)的成熟,而工业化的进步也让批量生产商品逐步渗透到居民生活的各个角落,在1975年之前,而是更加理性地选择去品牌化与更高性价比的商品,该书基于极为详实的数据与资料, 第二,消费也随之快速增长,居民的生活质量也不断提升,该指标大体经历了一个从快速增长到上下波动的过程。

再来与我们国家的具体情况做类比,它会发现。

65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比重为11.4%。

显然是有失公允的, 按照一般规律。

日本的消费单位也开始由家庭转向个人, 第二消费时代(1945~1974):家庭消费兴起,个性化消费意识还没有觉醒,